[故事] 墨嗓前傳 之 推甄三上三下 04 翻船?

這一夜,其實並不是睡的很好,因為,今天將是一個十字路口的決勝點,當然想讓命運靠著自己想去的那方向。而,如果沒有把口試弄好,很有可能的,我的人生將出現不同的方向,五點不到,就已經進入到半夢半醒階段,乾脆還是早早起床,和家人一起吃過早餐之後,提早來到口試現場,與同學們會合,當然,我們是有地利優勢的一群,可以在自己同學的實驗室休息準備。

忐忑不安的心情,大概就像這首名曲一樣吧!

心想著,期待趕快輪到我們口試,趕快結束這忐忑的心情,但卻也又害怕著自己表現不好,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吧!

同樣的手錶沒裝電池,但時間不會因此而停止。隨著時間滴答滴答的過去,握在手中的書籍也已經翻得不知所云(也已經不曉得在這段時間內自己該翻什麼了)。

終於,到了面試的時間,第一個同學進到面試場地去了,二十分鐘後,回到實驗室中,跟一起推甄的同學們大致講了一下口試環境的狀況,果然也如我們所料,今天的口試委員就如同昨日與同學猜的一模一樣,當然,數理的關卡也真的是自己的專題指導教授,不自主的我也緊張了起來,待在實驗室裡,看著同學一個一個同學依序前往面試,終於也輪到我了。

第一站「英文能力測試」

其實這個關卡考驗的是英文閱讀能力,畢竟進到研究所之後,有更多的國際期刊論文需要閱讀,所以重視的會以閱讀能力為主。

一進到教室裡,老師給了一篇關於演算法的期刊,請我把某篇文章唸過一次,並且逐句就我所知道的中文翻譯出來。

我覺得這個關卡我表現的並不是太好,念的斷斷續續的,而翻譯的時候,縱使自己可以看得懂大部分,可是真的要逐句以中文翻譯出來,卻又是另外一回事。

像是就會發生,我知道這整句話的意思,但其中這個單字我不熟不知道該怎麼翻譯,但,那個單字剛好就是最關鍵的一個字呀!所以結論變成,我的國外期刊、論文念的還不夠多。

歐買尬!

第二站「數理能力測驗」

見到自己的專題老師,老師不意外的與自己簡單的閒聊兩句,然後就開始進行口試了。

「你要選擇什麼題目呀?」老師說

「就線性代數好了。」好了?是說,我也只有念線性代數呀!

老師馬上就從他準備的題庫中隨意的抽出一條題目,開始對我做問答,對於現在的我,我幾乎忘了當時的題目是什麼了,依稀記得題目還算簡單,就是個線性代數的基本定義定理解說,只是我可能因為過於緊張,很多平常回答的很順的題目,在這個當下突然間全部頓了,我只知道我的回答真的很糟糕,完全的不像自己當初要求自己的要把每個定義定理都解釋的清清楚楚。

也因為這樣,當時的糟糕程度幾乎讓口試場裡的空氣瞬間凍結,也很明顯的感受到老師似乎也不太看得下去,而最後也在短暫的沉默中,度過了數理的這道關卡。

我心裡知道,大事不妙。

第三站「專業能力測驗」

口試老師,是系上的一個新任教授,老師見到我,簡單的對談之後,開始隨機的從他各類型專業題庫中抽了好多題給我,回想起來,這個關卡回答的還算得心應手,倒是也只有非自己專業領域的問題不太能表達,不過在不到五分鐘的口試中,一連也回答了十多題題目,這些題目包含了軟體工程、演算法、物件導向觀念、網路基本觀念等等的。

三道關卡,十五分鐘的口試,很快的就結束了,現在在想,如果當初可以把有把握可以回答的好得關卡擺在第一道關卡,也許我的回答結果、回答的方式就會不一樣,也也許就可以像二技推甄時,從頭到尾都保持的一種氣勢,然後就很順利的在口試階段拿到高分,只是現在想也是沒用的就是了。

口試結束後,也還是乖乖的回到公司工作,但因為表現失常,心情可想而知,是沈重的,怎麼也笑不出來,這一瞬間,那氣氛感染了公司的同事們,他們很明顯的發現我的情況不對,只是沒有多說什麼就是了。

文章開始的照片,也就是當時在辦公室裡同事所拍的照片。

喜歡這篇文章就按個讚吧!

關於「墨嗓」

陳佑竹,朋友都叫我墨嗓。我是專注於資訊科技整合、應用、開發方法及研究的T型人,現任 PHP 資訊系統分析師。平時喜好羽球、登山及手沖咖啡。
分類: 我的故事, 推甄三上三下, 生活,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透過Facebook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