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2011 夏日 與火金姑的對話

這個季節,是油桐花與螢火蟲出沒的季節,似乎,從兩年多前,每到這個時間點,總會特別興奮,因為可以安排一個午後的上山賞油桐花,找的涼亭待著,一不小心就到了黃昏,而,也不急著走,因為大地將由火金姑為你點燈。

今年,很明顯的氣候有些變化,原本在四月中左右就可以看到大片的油桐花,竟然到五月多了,才開始多了起來,而螢火蟲的旺季似乎也有因此延後,五月起,陸陸續續聽到幾個朋友往郊區去探訪螢火蟲,而我的心也些許的開始蠢蠢欲動,才在不久前與好友約在土城知名的螢火蟲步道漫步聊天,馬上就又得知一個朋友去尋找私房景點(他說:「也可以簡稱私密處」(喂)!),於是硬是凹他無論如何探訪結束要跟我說怎麼去。

所以,就在隔天工作業務稍微的空檔,硬是「順路經過」去瞧瞧這螢火蟲海。

自小就在台北長大,對於大自然的認知,是每次回到鄉下總會被長輩笑著說台北俗的那種,而螢火蟲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但總聽到長輩再說那根本沒什麼,我們這裡常常就是一整片一望無際,心裡面想著,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景觀呀?!歐買尬~這次我遇到了。

在寫這篇的當下,其實我一直想著,真的應該寫嗎?要不要就留在私筆記裡就好,不是不夠大方,而是如果一個私房景點被知道詳細的位置之後,總會帶來一陣毀滅,破壞了當地的自然平衡,所以真的很苦惱。

想著想著,決定,不提任何的地點,因為連續兩年到土城承天禪寺看螢火蟲,我發現今年和去年有很大的差異,光就要記得用發紅光的手電筒這件事情,去年在承天禪寺,我帶了一大張的紅色玻璃紙,看到沒有做這項準備的山友,就裁下我的一小張,發一張給他們,並且花一點點時間跟他們提這必要性,在螢火蟲步道的一個多小時期間,我不但把我的一大張玻璃紙發完,要離開的時候,也把自己手電筒上的玻璃紙也發出去。

而在今年,再次前往的時候,我依然帶著一大張玻璃紙,想說應該可以做跟去年一樣的事情,但我發現,大部分的人除非必要時刻,都沒什麼用手電筒,就靠著月光以及人類眼球去適應環境,當然,還是有發出一兩張玻璃紙,但我還留在身上的佔了大部分。大家受到教育了,非常的欣慰,也非常興奮,我甚至沿路一直反覆的跟朋友講出這巨大的差異。興奮之情可想而知。

今天的這個行程,我也很感謝路上遇到的一對情侶,他們會知道這私房景點,則是因為爸媽有在爬山,從爸媽口中得知,感謝他們的原因是因為,本來打算來探探路而已的我,就因為遇到他們,跟著爬到比較精華的地方,才可以一睹這火金姑海,也算是滿足了每次都只看到一點螢火蟲的遺憾。

拍螢火蟲真的很好玩,而且就算同一個地點,同樣的氣候,同樣數量的螢火蟲,同樣的相機參數,你都不見得可以拍出同樣效果的畫面,因為螢火蟲乎近乎遠、乎左乎右,那構成的飛行軌跡,每次都不一樣,也很特別。像下面的這張,就是剛好遇到喜歡鏡頭的牠,所以在鏡頭前來了個大光點。

最後,在回家的路上,經過新北橋,也剛好帶著相機,所以又多停留了一段時間,拍下真的很難拍的它。

看著新北橋的另外一端,這有些複雜的畫面,可能會留著當部落格banner吧!

喜歡這篇文章就按個讚吧!

關於「墨嗓」

陳佑竹,朋友都叫我墨嗓。我是專注於資訊科技整合、應用、開發方法及研究的T型人,現任 PHP 資訊系統分析師。平時喜好羽球、登山及手沖咖啡。
分類: 攝影天地, 生活創意,標籤: ,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透過Facebook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